天空财经网

拉美互联网的2019职业腾飞本钱狂欢人才涌入的光速开展元年

2020-01-20 14:10:32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拉美创投洞见”(ID:latamtech),作者栗鹓|Polymath Ventures中国-拉美跨境创投总监、彭思思|Polymath Ventures中国-拉美跨境创投分析师,36氪经授权发布。

2018年秋,我刚从国内搬到拉丁美洲开始深耕这里的创业市场时,完全没想到,一股席卷整个拉美地区的互联网东风能够在短短2019一年的时间里,形成对拉美产业结构颠覆性的挑战,并在全球迅速成为一块创投的新风口。

2018年底,刚来几个月的我惊叹于拉美大众消费者的成熟,敢花钱、敢借钱、喜欢晒、重体验。但同时也惊叹于本土原始的商业模式,更加原始的供应链、分销、物流、支付模式,和消费者为此支付的惊人高溢价。

当时我研究了一下本地市场,写了拉美创投洞见的开篇之作《六亿人的蓝海市场,了解一下?》,总结了拉美市场三个特点,盘子大、基础好、竞争少。当时这篇文章被圈内人士传阅,我得到的反馈还是“原来拉美不穷”、“拉美还有没有毒枭”这样好奇为主的评论。

到2019年底,我们在硅谷等地再提起在我们的拉美创业创投业务,大家的反馈已经变成了一致的“Wow你们的时机抓的真好”、“拉美现在真hot”。

以下,我们一起来梳理一下2019年拉美经历的这场宏大的互联网改造运动,和我们在一线学到的经验。

资本加大赌注,估值水涨船高

2019年拉美的科技企业获得了史无前例的高额风投资本。仅2019上半年,拉美地区就消化了26亿美元的资本,超过2018全年额度的30%。2019年截至12月,根据Crunchbase数据,拉美地区startups已公开的VC融资总额已达到42亿美元,而2018年全年仅有不到20亿。

“软银”无疑是2019年拉美创投资本圈一个最重要的关键词。2019年3月,软银宣布设立50亿美元的Softbank Innovation Fund(SIF),定向用于投资拉美的科技企业。SIF的设立不仅是对长期缺钱的拉美互联网生态圈的一剂资本猛药,更有无与伦比的示范效应,一夜之间把拉美推上了全球创投媒体的头版头条。

软银在拉美出手的速度也相当迅猛,仅2019年就投出了14家拉美科技公司。软银的投资以C轮后为主,最高一笔10亿美元给了哥伦比亚的外卖平台Rappi的E轮,支持Rappi在拉美整个地区的扩张。

软银拉美2019 deal list

软银几亿几亿的大手笔,催生了一批新的拉美独角兽,也带动了其他各路资本,纷纷开始给拉美的创业者开出高额支票。2019年新入局拉美的非本地VC高达67家。除了软银参与的超级轮次,2019年还有Nubank的4亿美元F轮,Grin(共享滑板车)和Yellow(共享单车)合并为Grow Mobility后的1.5亿美元新资本,NeonBank(数字银行)的近1亿美元B轮,Ebanx(电子/跨境支付)未公开的独角兽轮,Loft(二手房交易)的7000万美元B轮,Wildlife Studio(手游)的6000万美元A轮。

如今,经验比较丰富、背景优秀的创始人,种子轮就能拿到国际一流基金上千万美元的投资,这在2019年以前创始人是想都不敢想的。

有必要注意一下的是,目前能在拉美投出大额成长期轮次的风险资本,仍然以国际投资机构为主。上面提到的几个案例皆由国际资本主导。拉美本土资本仍然偏保守,对科技行业不够了解,缺乏风险投资的经验。成长期资本的本土缺位给外来资本创造了收割拉美优质项目的机会。

本土基金成长,多元增值服务

尽管本土成长期资本仍然严重缺乏,但2019年绝对是拉美本土早期VC发展载入史册的一年。大量拉美的家族基金和大财团资本开始试水风险投资,许多本地VC在2019年不仅成功募集到了新基金,而且创造了基金规模的新纪录。

拉美本地基金2019募资list

拉美VC基金的日趋成熟也体现在对被投项目的附加价值上。慢慢的变多的资本进入市场中争夺好项目,尤其在更为激烈的早期阶段,仅仅出钱已不是优秀创业者对投资人唯一追求的目标。

本土的头部基金2019年普遍加强了在品牌、战略、产品、后续融资上给被投项目提供增值服务,开始建立投资人、创业者和企业家之间的社群,帮助创业者成长。甚至更进一步,通过基金的人脉网络帮助项目招募重要的技术和管理岗位人才,或通过基金的LP网络帮助项目拓展新的获客渠道。

用户增长加速,区域巨头初现

拉美互联网2019年的另一个关键词,是增长。长期资金市场的火热激发了高端人才加入创业大营,互联网产品开始在拉美用户的手机上百花齐放。

仅共享出行一个赛道,2019年以前,大部分拉美用户手机上只有1-2个App。2019年,一下多了好几个App:打车有了Didi、Beat、Cabify,打摩托车有了Picap,滑板车有了Grin、Lime、Movo、Scoot,共享单车有了Mobike、Yellow、Muvo,还有了打共享小巴的Urbvan。市场的竞争固然是加剧了,但对于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来说,竞争者同时带来的是对教育市场成本的分摊,和对用户行为改变的促进,把更多人从非共享出行用户变成用户,再变成经常用户。

拉美常用共享出行App

同样在2019年经历用户快速增长的还有Fintech和电商行业。Fintech在2019年继续领跑拉美创投最火赛道,成百上千家startups把数字银行、数字信用卡、借贷、支付、转账、汇款、理财、账户管理等金融服务搬到了拉美人的手机上。拉美最大的数字银行Nubank,以数字信用卡起家,2018年10月有500万用户。到了2019年10月,用户数迅速增长到了1500万,其中三分之二的用户拥有传统信用卡。

Nubank界面

电商层面,拉美最大的两个市场巴西和墨西哥2019年都有卓越的增长表现。在墨西哥,国际巨头Amazon和拉美本土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MercadoLibre 2019年都加大了在墨西哥的投入,从支付、仓储物流,到商家、消费者的服务,极大提升了电商的体验。据eMarketer的推算,墨西哥将以35%的增长登顶2019年全球零售电商增长最多的国家。

2019年全球零售电商增长最多国家 Top10

在巴西,本土最大的电商B2W集团GMV年增长率在27%,其中跨境电子商务部分的增长更高,90%以上的跨境卖家来自中国。

作为互联网渗透率最高的发展中地区,拉美用户终于在2019年向“无所不能的手机”迈进了一大步。本土的头部互联网公司,以Rappi和Grow Mobility为代表,开始认真学习中国和东南亚的超级APP路径,来布局自己的产品功能矩阵。

譬如,Rappi在成为拉美9个国家的各项生活服务入口以后,2019年投入最大的业务线之一是移动支付/钱包RappiPay,和依托RappiPay的数字信用卡和借记卡产品,进一步强化Rappi的闭环生态链,向拉美互联网巨头进阶。

Rappi app主界面

Rappi其他功能入口:共享滑板车、保险、分品类电商、网课、家政等

创业人才聚拢,技术人才奇缺

2019年,资本的加持和估值的上涨让拉美的一流人才看到并认可了股权激励的价值。在这之前,创业对于大多数拉美人才来说更像是一个次优选项,而不是主动选择的职业路径。2019年我们正真看到拉美大厂的高管纷纷开始自主创业,一流人才开始从传统的顶尖行业(投行、咨询)转而进入科技行业,海归的高端人才也优先选择加入科技公司或自己创业。

行业的快速发展带来了对技术人才前所未有的需求,然而供给的严重缺乏,却使技术人员成了2019年拉美互联网发展最大的挑战。上到CTO / Tech Co-founder,下到一线开发人员,几乎所有的科技公司都处于缺人状态,公司时常面临一个技术问题出现没人能解决的尴尬局面。即便是最头部的本土互联网公司,仍然存在大量人工来完成本该由人工智能完成的任务。

开发人员质量全球排名

技术人员的挑战除了存量不足,还有增量严重跟不上需求增长的问题。拉美最大的技术供给市场巴西,本土教育体系每年培养的技术型毕业生都不能过万。焦虑的拉美创业者一边支付着不断上涨的技术人员工资,一边通过加强公司文化建设来试图留住人才。已经有部分拉美互联网公司在欧洲开设技术团队,并发现养团队的成本跟自己本国竟然相差无几。

国际玩家涌入,中国玩家加码

2019年拉美互联网生态的加速成熟是多方面的,不仅本土创业者和科技公司快速生长,国际玩家也开始重视在拉美地区的开拓和投入。

2019年初,Paypal 7.5亿美元战略投资拉美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MercadoLibre。年底,两者宣布加强合作,Paypal通过MercadoLibre的支付产品Mercado Pago,将双方的支付、结算、汇款功能深度整合,正式开始服务拉美的电商消费者和卖家。

Amazon在2019年加强了在墨西哥和巴西的布局。在墨西哥,Amazon开设了新的配送中心,占地18个足球场。如今,Amazon已是墨西哥市场占有率第一的电子商务平台,超过了MercadoLibre。在巴西,Amazon也开设了新的配送中心,增开了连接第三方卖家的平台功能,并上线11个新品类。Amazon 2012年进入巴西,但复杂的监管和税务壁垒下,巴西一直不是Amazon的重点市场。2019年Amazon的策略变化被认为是巴西电商市场成熟、前景明朗的信号。

同样在2019年加强布局拉美用户的还有流媒体公司。Netflix、Spotify在2019年加强了西语内容的生产和出品,拉美目前都是两家公司全球增长的领头地区,墨西哥城更是Spotify全球用户最多的城市,超过了纽约、伦敦和巴黎。

对于中国的互联网公司和创业者,2019年是拉美开始进入视野、建立认知的一年。滴滴出行在拉美的一系列深耕取得了喜人的成效,2019年不仅在巴西、墨西哥、哥伦比亚、智利、哥斯达黎加开了快车的新城,也增加了外卖、出租车等其他新的业务线,增长势头迅猛。同年进入拉美的还有物流领域的货拉拉和满帮集团,从巴西开始,两家公司分别选择了自有团队和战略投资两种途径在拉美布局了业务。

滴滴在拉美招募司机的社会化媒体广告

此外,Fintech、电商、短视频等中国强势赛道分别有不少互联网公司在2019年加大了在拉美的投入。头条、快手、360在短视频的发力,甚至引发了Facebook的反击,在巴西首发了仿TikTok的视频编辑工具Reels。

2019年还有中国创业者的探索,数个中国背景的团队在上述赛道创立了针对拉美市场的startup,得到了国内出海基金的支持。在拉美有过实战经验的中国企业家和出海创业者2019年普遍感受到,拉美的营商环境和用户成熟度优于东南亚、印度等传统出海市场。

2020年拉美市场将成功完成逆袭

在2019年飞速发展的基础上,2020年拉美市场将迎来更多资本、更多创业者、更多全球科技公司。挑战必然存在,竞争加剧、技术人才的缺乏、监管政策的不确定性、经济和政局的动荡都是需要面对的问题,但毕竟,拉美庞大的中等收入阶层和过于原始的经济体系留给创新的空间是无限的。

拉美市场天然的低获客成本、高客户忠诚度、健康的Unit economics将进一步被验证并被更多的玩家追捧,整个市场尚未有巨头垄断行业,创业者的想象空间还非常大。对于中国玩家来说,依托中国的技术能力和经验,结合本地化的运营,在拉美成功的几率会大大提升。

THE BEST IS YET TO CO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