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财经网

广汽传祺销量掉队一线 张跃赛难挽颓势

2020-06-23 15:04:58
广汽传祺销量掉队一线 张跃赛难挽颓势

  SUV不复当年勇,令广汽传祺身陷困局。

  据中汽协最新发布的5月批售数据,传祺GS4月销10892辆、传祺GS8月销2020辆、传祺GS3月销1733辆、传祺GS5月销1012辆、传祺GS7月销468辆。5款SUV总月销量不及2016年传祺GS4一款车。

  2016年,传祺GS4上市的第二年,据中汽协批售数据,彼时其年销达32.7万辆,迅速成为国内整体SUV市场销量第二高的“神车”。

  由此,广汽传祺叩开一线中国品牌车企的大门,陆续推出传祺GS8、传祺GS3等新车,其中传祺GS8上市初期甚至如广汽丰田汉兰达一样供不应求,消费者需要加价才能提车。

  然而,成也GS4,败也GS4。

  随着近年同级竞品群雄并起,广汽传祺GS4的热度未能一直维持,即便在2019年11月完成换代,至今月销量仍长期徘徊在万辆甚至以下水平,与哈弗H6、长安CS75、吉利博越等一线国产SUV渐行渐远。

  传祺GS4走弱,直接令其母公司广汽乘用车的盈利能力大不如前。据广汽集团2019年年报显示,广汽乘用车营收同比下降26.89%至407.22亿元。

  “传祺此前抓住SUV等风口,取得较好的反响。”6月19日,汽车流通协会副秘书长罗磊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市场具备一定规模后,就要考验一个企业的能力,包括产品力、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

  为实现破局,广汽乘用车自2019年下半年起,先后进行换帅、增资等调整,但暂未见明显效果。

  被竞品超越,传祺GS4难觅优势

  增长乏力,传祺GS4与竞品的距离正被越拉越远。

  作为传祺GS4的直接竞品,哈弗H6、长安CS75、吉利博越等与前者一样定位10万―15万元国产紧凑型SUV。其中,长安CS75、吉利博越与传祺GS4一样,在2019年第四季度推出新车,但上述三大竞品在5月均突破2万辆月销量,年内累计销量较传祺GS4高出76%―115%。

  正在举行的粤港澳大湾区车展上,时代周报记者在广汽传祺、哈弗、吉利、长安汽车的参展经销商处了解到,以终端价格从高到低排序,传祺GS4车系属于第二高的水平,其拥有最少5000元的现金优惠。

  更便宜的卖不过,更贵的也卖不过,传祺GS4与竞品的产品力差异成为关键。

  据了解,以最受消费者关注的发动机为例,传祺GS4全系仅提供一副1.5T发动机,匹配6速手动或6AT或7速双离合变速箱。

  无论是哈弗H6、CS75 还是吉利博越,都至少提供两台动力参数高低搭配的发动机给消费者选择。同时,各自的高配发动机参数均优于传祺GS4,后者在动力选项的广度和高度都不及竞品。

  “产品寿命周期似乎处在成熟期末端,新产品推出没太大亮点。”6月19日,对于广汽传祺新品与销量之间的关系,全国工商联汽车商会秘书长曹鹤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回顾年内广汽传祺推出的SUV新车,包括传祺GS4 COUPE、传祺GS8S等,都属于原有车型的衍生车型,产品差异更多集中于外观上,而且也未能凭借设计引起市场高度关注。

  从业绩新增长点到包袱

  传祺GS4乃至整体SUV阵营市场表现走弱,犹如倒下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其不仅再难为品牌其他车型背书,还让此前贵为广汽集团新增长点的广汽乘用车,沦为业绩包袱。

  数据显示,2014―2017年,广汽乘用车销量从13.4万辆增长至50.86万辆,增速迅猛。其中,2017年,广汽乘用车在广汽集团中销量占比超25%,甚至比广丰还要多卖6.6万辆,而其营收则同比增长54.46%至545.76亿元。

  在2017年年报中,广汽乘用车被广汽称为集团新的利润增长点。相比不少靠合资输血的同行,传祺率先实现了造血。

  然而随着SUV市场“退烧”,广汽乘用车开始失速,其2018年仅同比增长了5.2%至53.5万辆。

  作为对比,同样在2017年突破50万辆大关的上汽乘用车则表现抢眼,2018年销量突破70万辆。

  2019年,广汽乘用车更遭遇滑铁卢,年销量跌到了38.46万辆,据广汽集团2019年年报显示,广汽乘用车营收同比下降26.89%至407.22亿元。

  “如果后续不能持续开发及生产出具备市场竞争力的产品,并不能在合理的时间内达到一定市场份额,形成规模效应,则可能无法实现既定的经营目标,并对集团的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广汽集团在2019年年报中表示。

  为扭转连年颓势,广汽乘用车在2019年开始,接连作出一系列调整。

  2020年初,广汽乘用车获得广汽集团增资,注册资本增加至155.17亿元,增资部分相当于广汽集团2019年42%的利润;去年8月,广汽乘用车换帅,张跃赛接棒郁俊成为广汽乘用车新任总经理。

  然而,一系列调整后,广汽传祺暂未现“祺迹”。

  张跃赛去年上任后,不仅未能力挽狂澜完成2019年销量目标,更为讽刺的是,其一直强调为经销商减负,但广汽传祺今年4月经销商库存深度一度达到3.07个月,成为第二大高库存品牌。

  面对当前困局,张跃赛手上的牌已经不多。

  以新车层面为例,据广汽传祺近日介绍,年内品牌还计划推出全新一代传祺GA8以及中期改款GS3。前者定位中型轿车,后者则为小型SUV,两款新车所属车系的往绩一般,并不属于广汽传祺的销量担当。

  “近两年市场下行,对自主品牌是考验,也是个整合的过程,一些竞争力较弱甚至面临被吞并的风险。”罗磊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传祺后续发展还是要继续做好产品创新,以及把握好企业管理能力和服务能力。”

  正如广汽集团董事长曾庆洪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我们一直强调,最大竞争对手是自己。”广汽传祺的复苏,关键在于练就自身的内功。